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沧州小南门:守着桨声帆影的岁月风华

作者:天博 发布日期:2021-02-22 06:59



  “小南门”是什么门?你在沧州问这个问题,很可能得不到最精准的答案,但是却会得到明确的指点:就在运河东边那几个大商场那一片!

  纂修于清康熙间的《沧州新志》记载说,“沧州旧城,在今城东四十里。明永乐初迁于长芦,是为今城。天顺五年,知州贾公忠奏允创建砖城。”嘉靖四十年,重修;万历二十四年,重修;崇祯年间,重修。

  沧州城城门共五座,南曰阜民,北曰拱极,东曰镇海,西曰望瀛,“小南门曰迎薰”。

  东西南北,为何偏偏南边的城池冒出个小南门?一直潜心于沧州地方文化研究的白焕宗老人说,据他个人的理解,这是因为当时运河上货来货往,商业繁华,为了方便,才留出这小南门。

  75岁的白焕宗告诉记者,当时沧州城的北城墙在如今运河区维明路附近;东城墙在现在的沧州市汽车站附近;西城墙在如今的水月寺大街一带;文庙后身儿是南城墙根儿。

  一条大运河穿过沧州城,给沧州带来了水,也带来了船、货物和往来的人。沾了这光,沧州城的小南门一带渐渐成为商贾云集的“商业中心”。

  明末清初时一首《述沧州诗》里曾有这样的诗句:工商如云屯,行舟共曳车。漕储日夜飞,两岸闻喧哗……围绕着小南门,晓市街、缸市街、书铺街、鸡市街、钱铺街、锅市街……众星拱月般排开。至今虽说多数街道已经不存在了,但这些商业味儿极浓的街名却流传了下来,仍在一些老沧州的口里和心中存活。

  1月25日早晨,62岁的孙国良老爷子告诉记者,他小时城墙就没了,城墙被扒时他还有印象。小时候他常和小伙伴们到城墙毁弃后留下的大土台子上玩,能看到土台下的幽深杂草。

  85岁的刘玉身老人就生在运河边。她家当时可算得上是一个“大户人家”,靠着运河做杂货生意,盛极一时,记者采访时仍有老人提到当年刘玉身家的生意字号。

  提到小南门一带在上世纪30年代的繁华,刘玉身老人为记者描绘了这样的场景:先说“晓市”。每天破晓,市上人已满。卖菜的、卖肉的吆喝声不断,鸡、鸭、牛、羊、猪肉是生熟俱有。晓市往南就是“大集”,别处赶集都是五天一集,惟独沧州天天都是集,所以有一句话叫做“没不了的沧州集”。

  过了文庙是牛市街,牛市街东头是一所小学,小学对面是“官书局”,那里是一处文化阵地。沿牛市街往西,与锅市街并行可通到运河畔。牛市街最西头又叫姜岔子,步步向下,就是菜市口大渡口,即现在的解放桥。沿着河畔向北叫做西河沿,顺河街是以后的名字,沧州街上几家大商号都设在这条街上。

  刘玉身家大门前就是码头,每隔五天就有两艘船来停泊,其他过往船只临时停泊者不计其数。船上卸货装货繁忙不已,小贩们卖吃食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刘玉身老人说,她记得童年时小南门里外极是繁荣。天不亮小南门里外就挤满了人,城门一开人人争先恐后,至少在上午十点以后才算消停。一些淘气的男孩子还去凑热闹,故意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挤掉帽子挤掉了鞋也满不在乎。

  白焕宗老人说,上世纪50年代时小南门仍旧是沧州的商业中心。他记得当时那里的市场街和顺城街上商铺林立,虽然当时鸡市街、书铺街、当铺胡同、缸市街等街道仍旧完整,但已是以住户为主了。

  白焕宗老人回忆,当时主要的商业街上面有玻璃顶,觉得特高级。门店临街的一面也多为玻璃,人在外面一目了然。卖什么的都有,人们摩肩接踵,称得上是沧州最热闹的地儿了。

  至今让白焕宗老人难以忘怀的是当年他在小南门吃的羊肉馅儿饺子,“真香啊”。理发、照相、听评书……还有洗澡,进去之后都是围着浴巾进池子,毛巾由澡堂提供,喊一声“飞把儿”,伙计就“嗖”一声把毛巾给你“飞”过来了……

  值得一提的还有“遛百病”,那是沧州特有的风俗。人们正月十六晚上全家出动,沿途扔硬币“抛灾”,然后都向小南门聚集。那天的小南门人山人海,同时也是灯的海洋,那些人工扎制的鱼灯、走马灯、荷花灯如今都已近乎绝迹了。

  1月25日下午,沧州下起了雪。在文庙西侧,一栋明显已经破败的小楼立在风雪中,它就是小南门一带商号里惟一矗立到现在的正泰茶庄。

  据冯天峥所著《说古道今话沧州》记载,正泰茶庄是天津一家大茶庄在沧州开设的分号,于1914年动工兴建。此店铺前后有两座两层共32间房间的楼房,前楼下5间为门市,楼上房间除店员、管账先生、经理办公外,其余为仓库、伙房等。前街临街门脸上方有砖刻烧制并涂镏金的十个大字“松萝”、“珠兰”、“红梅”及“正泰茶庄”。正泰茶庄的营业至“七七事变”时略显萧条。解放以后,转为公私合营,至“”时便关闭了,后来成为百货公司的仓库、供销社办公地等。

  现在,正泰茶庄已经被鉴定为危楼。围绕着它的命运,当地媒体前几年还曾引发过一场讨论。曾经的小南门已经荡然无存了,除了这栋已成危楼的正泰茶庄,人们再也无法感受当年小南门的余韵。

  不过据沧州市文物局有关人士介绍,目前对正泰茶庄的处理意见已经明晰,那就是加强保护。但考虑到正泰茶庄已是危房,而且它明显影响到了周围区域的消防通道及整体规划,所以要对其进行“平移”,即将其主要的建筑构件拆下,去除腐朽的材料,错后几米,重新用拆下来的建筑构件建造起来。

  小南门占据沧州商业“心脏”的位置多年。1983年,小南门商业圈里正式建起了占地5889平方米的棚台式工业品市场,拥有柜台660米,进入市场的商户多达590多户。1997年以前,这里的日平均成交额达5万余元,连续8年被评为全国文明市场,是沧州惟一获此殊荣的市场。

  但是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期,小南门逐渐显出疲态。多年以后,网友“东风破”在“沧州论坛”上发的一条“带你游游老沧州之小南门”的贴子引来大量跟贴。小南门作为商业重地,已经超越了纯粹的经济意义,而是以其在沧州人成长过程中不可取代的作用和地位而被怀念。

  就像“东风破”所说:“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我们在这里见证了喇叭裤、太阳镜、牛仔裤、电子表、连环画……30岁左右的人们都会记得这里曾经的繁华若锦和自己流连在这里的青葱岁月;是的,我也曾日复一日地在这里无聊地闲逛,只为了打发时间。当然,想看最漂亮的美女,可以来这里,因为她们除了这里无处可去……”

  沧州市运西工商分局小南门工商所所长尹建新1985年参加工作。他说,小南门作为沧州最重要的一个商业圈确实意义非凡。当时这里是纯粹的步行街,人挨人人挤人,车根本进不来。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周围建起了多家大型商场,无论是购物环境还是经营规模,都不是“柜台”、“小摊”、“门市”所能比拟的。在这种情况下,顾客和商户渐渐被吸引到大商场里,小南门形成了“中空”,终于在几年前市里开始对这里进行改造。

  如何让这一传统商业区域魅力永存、继续保持在沧州商业中的“领跑”位置?《沧州日报》记者王晓乐说,他曾对此进行过专题采访,多位大型商场的负责人都提出要将“小南门”作为一个整体品牌来打造,让这块沧州商业的传统“金字招牌”焕发出更加耀目的光芒。

  1月25日下午,记者站在人民影剧院门前的市场街口,它其实已经不能被称为一条“街”了。因为它的东侧是一栋正在建设的大楼,西侧是一排已经关门大吉的门市,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繁华景象。

  记者从一间间曾经喧嚣的门市前经过,门前高高的杂草在冬天的风里低着头,一直走到与渤海大厦相邻的胡同时,才渐渐有了人气。穿过胡同,对面刚装修完的商场和麦当劳高高的标志扑面而来,新华路上的汽车鸣笛声、公交车进站声撞进耳朵,真像是从一个世界突然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小南门中心地带的改造已经进行数年,但进度显然不能让群众满意。“这么好的地段得快点利用起来,让这块地儿‘荒’着这不是拿金碗不当金碗嘛!”在采访中,不止一位市民表达了对重振小南门雄风的迫切愿望。

  时光流逝,曾经鲜活的小南门,曾经林立的铺面,曾经纷繁的人事,都被时光看似轻松地一笔抹掉。楼一座座建起来,再也看不到往昔的一丝痕迹。

  “社会总是要进步的。”白焕宗老人说,“当然不可能对所有的东西都保留,但应该‘有所保留’。”他对记者说,从小商户到大商场,从小街小巷到宽敞的街道,都代表着社会在发展、进步。但是,如果能够保留一些有代表性的“旧东西”,哪怕不多,也能起到传承的作用,让后人在新旧间进行直观的对比,不至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对历史甚至只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产生“割裂”。

  沧州学者孙健说,社会的发展总是要淘汰一部分东西的,这是规律。但是,在此过程中,我们有义务对那些有价值、有代表性的物质和文化进行有意识地保护。历史和文化的传承不是空洞的,它需要有鲜活的直观元素。追求经济的发展无可厚非,但与此同时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给后代们留下足以引发他们发思古之幽情的一本书、一栋建筑、一条河流。这也是沧州小南门商业圈走到今天留给我们的超出经济范畴以外的东西。

天博